首页 >> 文化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>> 人文历史 >> 正文

澳门威尼斯人网址历史杂记

2012-05-19    来源:    点击:

  光武初,帝使魄嚣讨蜀。嚣不行,用王元计,欲以自霸。帝以嚣子内侍公孙述,远据边睡,帝乃谓诸将日:“且当置此二子于度外耳!”会公孙述遣兵寇南郡,乃诏嚣当从天水伐蜀,因此欲以溃其心腹。嚣上言白水险阻,栈阁绝败,又多设支阂。帝知其终不当用,巨欲讨之。
   太祖自散关出武都,讨氏王窦茂。至河池,承凉州司马、武都降人说张鲁易攻阳平,城下南北山相远,不可守也。太祖信以为然,先遣张都督步卒五千于前开路,至阳平(以上《汉书》)。
   裴方明立功蜀土,历颖川、南平诸郡。元嘉二十一年(444年),方明与刘真道并坐破仇池,割断金银诸杂宝货,又藏杨难当善马,下狱死。刘康祖等系免,各有差(《宋书》)。仇池、武兴群氏数反,西郡戍租运久绝。正光(520-524年)中,诏张普惠为西道行台,给
秦、岐七州兵武三万人任其召,发送南秦、东益二州兵租分付诸戍。普惠至南秦,召秦州兵四千,分配四统,令送兵租。连营接栅,相继而进。时杨公熙潜结氏豪吴富,纷动群氏。吴富为左右所杀,而徒党尤盛,秦州所给武都、武阶租颇得达。东益群氏光颖顺,故广业、仇鸿、河池三戍粟便得人。其应人东益十万石租皆稽留,费尽升斗不至,镇戍兵武皆恨普惠经略不广。
   萧衍遣衡州刺史张齐人寇晋寿,围东益州城。乃征传竖眼于淮南,‘既出,梁州蜀民闻竖眼为刺史,迎于路者日有百数。至州,白水以东民皆宁业。先是萧衍都统白水军事杨兴起、李光宗、袭据白水旧城,竖眼遣哪虫I与阴平王杨太赤率众夜谚白水,旦而交战,大败,斩兴起首。又遣统军傅昙表大破王光昭于阴平。张齐仍阻白水屯,寇蔑萌,竖眼分遣诸将水陆讨之,益州平。灵太后玺书慰劳(《魏书))。
   薛举寇秦州。姜4,山西豪望。高祖诏姜荟安抚陇外,乃与窦轨出散关,下河池、汉阳。遇薛举,与战,轨败,荟还河池。后平仁果(举子),摧荟秦州刺史。帝曰:“昔人称衣锦故乡,今以本州相授,所以赏功。”
   明皇西幸,经河池斜谷。左拾遗高适佐哥舒翰守渔关,翰败,适走间道,及帝于河池。因言翰忠义有素,而病夺其明,乃至荒赔监军诸将,不恤军务,以倡优蒲E相娱乐。浑陇武士,饭杨日不厌而责,死战,其败固宜。又鲁灵、何履光、赵国珍屯南阳,而一二中人监军,更用事,是能取胜哉?臣数为杨国忠言之,不肯听,故陛下有今日行,未足深耻,帝领之。
   车驾至河池,剑南节度使崔圆驰奏,蜀土胶谷羡,储供易办。帝叹其忠,即日拜为中书侍郎,同平章事。
   李白,陇西人。常往还蜀陇间,经青泥岭,作《蜀道难》诗,以状峻险。时房琅、杜甫在严武幕,意为房、杜危之也。建中四年(783年)正月,清水之盟,陇右节度使张槛给吐蕃尚结赞,除地为坛,约唐地径州右,尽弹筝峡;陇州右,极清水;凤州西,尽同谷;剑南尽西山大度水。于是升坛大享,献酬而还。帝谓清水之盟,疆场不定,复令崔汉衡决于赞普,乃克盟(以上《唐书))。
   岐王李茂贞以刘知俊为径州节度使,攻兴元,取兴、凤,围西县。已而,茂贞左右忌知俊功,以事间之,茂贞夺其军。知俊奔蜀,王建以为武信军节度使,使反攻茂贞,取秦、凤、阶、成四州(《五代史))。
   绍兴三年(1133年)宣抚使分陕西之地,自秦风至洋州,以利州制置使吴阶主之,屯仙人关。
   李显忠至娜州,尚有马步军四百余。撒离喝在耀州,闻显忠来,一夕遁去。宣抚使吴阶遣使抚谕云:“两国已议和,不可生事。”可量引军赴行在,遂至河池县见吴珍。珍曰:“忠义归朝,惟君第一。”至行在,高宗抚劳再三。四)II宣抚使(本川陕宣抚使,朝议主和,始去“陕”字)旧居绵闻间,及胡世将代吴价,就居河池。
   王纶撰吴珍神道碑,称上旨,赐哀翰褒宠。
   郑纲中为四川宣抚副使,治蜀颇有方略。先是川口屯兵十万,分隶三大将,吴磷屯兴州,杨政屯兴元府,郭浩屯金州,皆建帅节。而统制官知成州,王彦知阶州,姚仲知西和州,程俊知凤州,杨从义亦领沿边安抚。纲中请分利州为东、西路,以兴元府、利、间、洋、巴、剑州、大安军七郡为东路,治兴元,命政为安抚;以兴、阶、成、西和、文、陇、凤七州为西路,治兴州,命磷为安抚;而命浩为金、房、达州安抚;诸裨将领安抚者,皆罢从之。兴元府统制姚仲攻巩州不下,退守甘谷城。吴磷至大虫岭,檄仲至军前,下河池狱,命夔路安抚使李师颜代将其兵。
   隆兴(1163-1164年)初,史浩欲弃陕西,朝臣有言西事,诏官军进讨。东不可过宝鸡,北不可过德顺,且欲用忠义人守新复州郡。而官军退守蜀口,吴磷遂自德顺归河池,金人乘其后,亡军三万余,陷新复十三州军。
   陆游通判夔州,王炎为宣抚,辟为公干从事。时吴磷子挺代掌兵,颇骄态,倾财结士,屡以过误杀人,炎莫可谁何?游请以价子拱代之。炎日:“拱怯而寡谋,遇敌必败。”游曰:“使挺遇敌,安保不败?就令有功,愈不可驾驭。”及挺子曦叛,游言始验。
   程松为宣抚使,居兴元。吴曦将叛,讽之去。松以书抵曦,丐烬礼买舟,称曦为蜀王。曦遣吏以匣封致魄,松见大怒,疑其剑也,急逃奔。使者追及,松不得已启视之,则金宝也。松乃兼程出峡,西向掩泪曰:“吾今得保头颅矣。”
   杨巨源为凤州仓官,分差鱼关粮料院,移监兴州,合江赡军仓。吴曦叛,巨源阴结义士讨贼。安丙延之卧所,相与共哲,巨源率其徒人伪宫执杀之。奏功于朝,以巨源为第一。后丙檀杀巨源,忠义之士为之扼腕,闻者流涕。丙以人情汹汹,封章求免。剑外士人张伯威为文以吊巨源,辞尤悲切(以上《宋史》,案伯威本传,作大安军人,今考《永昌寺碑记》为伯威撰,则书下辨居士)。
   宗弼(乌珠本名)取和尚原,毅英(挞徽本名)请速人仙人关,自以本部为殿,以备伏兵。宗弼至仙人关,毅英先攻之,宗弼止之。
毅英不止,宗弼以兵背击兜鉴,使之退。毅英曰:“敌气已阻,不乘此而取,后必悔之。”已而果然。宗弼叹曰:“既往不咎。”乃班师(《金史))。
   汪德臣,字田哥(时以田为姓),为巩昌帅,领所部屯田白水。元宪宗渡嘉陵江,嘉陵、白水交会,势汹急。帝问船几何可济?德臣日:“大军百万,非可淹延,当别为方略。”即命系舟为梁,一夕而成,如履坦途(《元史》)。